华美商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Huamei Commercial Information Consulting Co., Ltd.
服务热线: 0311-85278946

新闻资讯

News
( Tel ) 电话
0311-8527 8946
( Fax ) 传真
0311-8527 8948
( E-mail ) 邮箱
hm@huameiconsulting.com

对华反倾销中的单独税率问题(一)

文章来源: 中国商务部
作者:
日期: 2019-01-04
浏览次数: 16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承诺,在对中国企业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可以继续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对待,最长不超过 15 年,这就是入世承诺的“非市场经济条款”。据此,很多国家仍然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不承认中国企业的国内销售价格和成本数据,采用替代国价格认定中国企业的正常价值。但是,这些国家在不采纳中国企业国内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的同时,继续认为中国企业的出口完全受国家控制,因此不给予中国企业单独税率,只给整个国家一个统一税率。

本文试图从目前的法律规定中对单独税率问题进行分析,论证其是否合法。笔者认为,根据WTO 的相关规定,以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法律文件,在单独税率问题上目前美国和欧盟的法律规定和做法与WTO 规定不符。

 

一、WTO 框架下的法律渊源

 

关于非市场经济待遇和单独税率问题,在 WTO 法律框架下,可以援引的法律渊源包括WTO 法律文本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相关条文附后)。

 

WTO 法律文本中涉及非市场经济问题的条款有 GATT 1947 第 6 条及其注释和补充规定,以及《反倾销协议》中的个别条文。

从 WTO 的法律条文上看,对于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进行价格比较时,满足一定条件的,可以认定出口价格与中国国内价格严格比较不适当,可以采用替代国的价格确定中国产品的正常价值。从法律条文的含义来看,该条文主要说的是如何确定中国产品正常价值的问题。GATT 1947 第 6 条规定:“…the price of the product exported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is less than the comparable price, in the ordinary course of trade, for the like product when destined for consumption in the exporting country…”该条注释的表述为:“…importing contracting parties may find it necessary to take into account the possibility that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in such a country may not always be appropriate.”GATT 1947 第 6 条及其注释和补充规定中的用词为“可比价格”(comparable price)或“与国内价格严格比较”(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即主要说的都是在确定出口价格的可比价格——也就是正常价值——的时候可以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采取不同的方法。此条文并未涉及如何认定出口价格问题,未允许调查机关可以不使用出口国企业的出口价格。(反倾销协议第 2.1 条和第 2.2 条文字表述与 GATT1947 第 6 条相同)

而反倾销协议第6.10条规定:“The authorities shall, as a rule, determine an individual margin of dumping for each known exporter or producer concerned of the product under investigation.”按照此条规定,调查机关应当对每一个企业确定一个单独的倾销幅度,不能对整个所有中国企业给一个统一税率。

 

中国加入WTO 法律文件的法律条文中,其文字表述也只涉及如何认定正常价值,不涉及如何认定出口价格的问题。中国加入 WTO 法律文件中涉及非市场经济问题的条款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议定书第 15 条,和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第 150、151 段。这些条款表述中, 只是论述可以进行严格比较的条件,即不使用出口国国内价格确定正常价值的条件,不涉及对出口价格的认定。

中国加入议定书第 15 条规定:“(a)    In determining price comparability under Article VI of the GATT 1994 and the Anti-Dumping Agreement,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shall use either Chinese prices or costs for the industry under investigation or a methodology that is not based on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or costs in China based on the following rules:”“(i) If the producers under investigation can clearly show that market economy conditions prevail in the industry producing the like product with regard to the manufacture, production and sale of that product,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shall use Chinese prices or costs for the industry under investigation in determining price comparability; (ii)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may use a methodology that is not based on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or costs in China if the producers under investigation cannot clearly show that market economy conditions prevail in the industry producing the like product with regard to manufacture, production and sale of that product.”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第 150 段也是同样的文字表述。

在对上述条文中的“comparable price”,“price comparability”和“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进行解释时,能否意味着不涉及出口价格的确定,只涉及正常价值的确定呢?可以分析涉及“comparable price”的 WTO 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例来得出答案。目前,有两个的案例涉及此问题,印度诉欧盟床单案(EC – Bed Linen)和韩国诉美国不锈钢板案(US – Stainless Steel)。

欧盟床单案对反倾销协议第 2.4.2 条中的“comparable”进行了解释。第 2.4.2 条规定: “…the existence of margins of dumping during the investigation phase shall normally be established on the basis of a comparison of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with a weighted average of prices of 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or by a comparison of normal value and export prices on a transaction-to-transaction basis.”WTO 专家组对此条中的“comparable”解释为:“The ordinary meaning of the word ‘comparable’ is ‘able to be compared’.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within the meaning of Article 2.4.2 are, therefore, export transactions that are able to be compared. …”(Appellate Body Report on EC – Bed Linen, paras. 56-58)

美国不锈钢案中,WTO 专家组对 2.4.2 条中涉及“comparable”的条文解释为“Article 2.4.2 provides that the existence of dumping shall normally be established ‘on the basis of a comparison of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with a weighted average of 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The inclusion of the word ‘comparable’ is in our view highly significant, as in its ordinary meaning it indicates that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is not to be compared to a weighted average export price that includes non-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It flows from this conclusion that a Member is not required to compare a single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to a single weighted average export price in cases where certain export transactions are not comparable to transactions that represent the basis for the calculation of the normal value.”(Panel Report on US – Stainless Steel, paras. 6.111-6.114)

上述专家组在解释第 2.4.2 条中的“comparable”时,论述的是“comparable”后面的内容能否与“comparable”前面的内容进行比较,以及如何比较的问题。第 2.4.2 条文字为“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因此,专家组论述的是“comparable”后面的“export transactions” 能否与“ comparable” 前面的正常价值进行比较的问题, 也即如何确定“comparable”后面的“export transactions”问题,不是如何确定“comparable”前面的正常价值的问题。

因此,从上述专家组的论述中可以得出结论,在WTO 法律框架下,对涉及非市场经济条款进行解释涉及“comparable” 时,均是如何确定“comparable”后面的正常价值的问题, 不涉及如何认定“comparable”前面的出口价格问题。

 


上一篇:无下一篇:无
相关新闻: / 相关新闻: More
2019 - 11 - 18
印度自实行进口自由化以来,反倾销案件数量增长较快,反倾销法显得日益重要。在印度,如果所谓的倾销进口来自特定国家,即世贸组织成员国或与印度有最惠国协议的国家(中国与印度有最惠国协议),则必须进行“损害检验”。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反倾销主管机关裁定该产品的进口导致或威胁印度国内已建立的产业受到实质性损害或实质性地阻碍了国内产业的建立,中央政府才能够作出征收反倾销税的决定。  印度反倾销法规定,调查反倾销由反倾销主管机关,即商务部一个副部长负责。该副部长有权决定是否发起调查;有权调查是否存在倾销、倾销幅度、对国内产业的损害;有权作出初步裁定并接受或者拒绝价格承诺;有权作出最终裁定和作出征收反倾销税的建议;有权发起复审等。  反倾销调查的发起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接到代表国内生产商的书面申请;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海关提供了充足的证据或者从其它渠道获得了相关的足够证据,则主管机关可以主动发起调查。在第一种情况...
2019 - 11 - 15
背景介绍:2014年6月20日,南非国际贸易管理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 Commission of South Africa) 发出通知,通知称南非对中国大蒜产品的反倾销令将于2015年3月25日到期,除非相关方提出申诉,并能证实取消该反倾销令会导致倾销的继续或复发。2014年10月2日,南非国际贸易管理委员会收到了来自南非大蒜种植协会(South African Garlic Growers Association-'SAGGA')的申请。南非大蒜种植协会代表了2014年平均种植面积和平均产量的73%。基于南非大蒜种植协会的申请,南非国际贸易管理委员会决定起始落日复审调查。涉案产品:涉案产品是新鲜或冷藏的大蒜,税则编号是0703.20; 0712.90.90。南非大蒜种植协会对于存在倾销的指控是建立在正常价值和...
2019 - 11 - 11
三、几点启示随着我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化, 国际贸易摩擦将会日益增多。新昌皮尔轴承案及其处理过程至少带给我们如下一些启示。第一,树立规则意识,以更加主动的姿态融入全球经济。一要承认规则。既有交往必须知己知彼,遵守本国法律法规的同时,还要承认对方的规则,承认国际往来中的公共规则,例如包括我国在内已有144个国家和地区加入并接受的WTO各项规则,只有承认规则,才能保证彼此对规则的善意接受。二要熟悉和了解规则。对维护国际往来秩序的共同规则的理解程度,决定了对规则的意识水平和应用程度,因此要通过熟悉和理解规则,形成自觉意识, 在此基础上掌握和运用规则。三 要积极参与规则的制定与完善。任何制度,包括目前最广泛被接受的WTO规则,也是在市场竞争中逐步丰富和完善起来的。不仅要承认、熟悉并善用规则,有关机构还要及时总结、深入研讨,积极参与规则的修订与完善,共同维护公平、正义的国际经济秩序。第二,转变竞争理念,...
2019 - 11 - 08
美东时间10月2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先发出声明。声明中说,“他们在具体问题上取得了进展,双方接近敲定协议的某些部分”,“双方将继续副部级层级的讨论,高级别官员将在不久举行再次通话。”新华社北京10月26日电 10月25日晚,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同意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确认部分文本的技术性磋商基本完成。双方确认就美方进口中国自产熟制禽肉、鲶鱼产品监管体系等效以及中方解除美国禽肉对华出口禁令、应用肉类产品公共卫生信息系统等达成共识。双方牵头人将于近期再次通话,在此期间工作层将持续抓紧磋商。 中美双方的公开表态,无论是从时间还是内容来看,延续了一段时间以来的协调性,这表明目前磋商进展顺利。具体看,一些磋商最新的关键信息被披露出来,几点内容值得注意。 首先,双方在如何对待各自核心关切上正形成共识。在平等和相互尊...
Copyright © 2001 - 2018 石家庄市华美商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冀ICP备18011442号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