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商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Huamei Commercial Information Consulting Co., Ltd.
服务热线: 0311-85278946

新闻资讯

News
( Tel ) 电话
0311-8527 8946
( Fax ) 传真
0311-8527 8948
( E-mail ) 邮箱
hm@huameiconsulting.com

对华反倾销中的单独税率问题(一)

文章来源: 中国商务部
作者:
日期: 2019-01-04
浏览次数: 22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承诺,在对中国企业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可以继续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对待,最长不超过 15 年,这就是入世承诺的“非市场经济条款”。据此,很多国家仍然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不承认中国企业的国内销售价格和成本数据,采用替代国价格认定中国企业的正常价值。但是,这些国家在不采纳中国企业国内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的同时,继续认为中国企业的出口完全受国家控制,因此不给予中国企业单独税率,只给整个国家一个统一税率。

本文试图从目前的法律规定中对单独税率问题进行分析,论证其是否合法。笔者认为,根据WTO 的相关规定,以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法律文件,在单独税率问题上目前美国和欧盟的法律规定和做法与WTO 规定不符。

 

一、WTO 框架下的法律渊源

 

关于非市场经济待遇和单独税率问题,在 WTO 法律框架下,可以援引的法律渊源包括WTO 法律文本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法律文件(相关条文附后)。

 

WTO 法律文本中涉及非市场经济问题的条款有 GATT 1947 第 6 条及其注释和补充规定,以及《反倾销协议》中的个别条文。

从 WTO 的法律条文上看,对于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进行价格比较时,满足一定条件的,可以认定出口价格与中国国内价格严格比较不适当,可以采用替代国的价格确定中国产品的正常价值。从法律条文的含义来看,该条文主要说的是如何确定中国产品正常价值的问题。GATT 1947 第 6 条规定:“…the price of the product exported from one country to another is less than the comparable price, in the ordinary course of trade, for the like product when destined for consumption in the exporting country…”该条注释的表述为:“…importing contracting parties may find it necessary to take into account the possibility that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in such a country may not always be appropriate.”GATT 1947 第 6 条及其注释和补充规定中的用词为“可比价格”(comparable price)或“与国内价格严格比较”(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即主要说的都是在确定出口价格的可比价格——也就是正常价值——的时候可以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采取不同的方法。此条文并未涉及如何认定出口价格问题,未允许调查机关可以不使用出口国企业的出口价格。(反倾销协议第 2.1 条和第 2.2 条文字表述与 GATT1947 第 6 条相同)

而反倾销协议第6.10条规定:“The authorities shall, as a rule, determine an individual margin of dumping for each known exporter or producer concerned of the product under investigation.”按照此条规定,调查机关应当对每一个企业确定一个单独的倾销幅度,不能对整个所有中国企业给一个统一税率。

 

中国加入WTO 法律文件的法律条文中,其文字表述也只涉及如何认定正常价值,不涉及如何认定出口价格的问题。中国加入 WTO 法律文件中涉及非市场经济问题的条款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议定书第 15 条,和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第 150、151 段。这些条款表述中, 只是论述可以进行严格比较的条件,即不使用出口国国内价格确定正常价值的条件,不涉及对出口价格的认定。

中国加入议定书第 15 条规定:“(a)    In determining price comparability under Article VI of the GATT 1994 and the Anti-Dumping Agreement,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shall use either Chinese prices or costs for the industry under investigation or a methodology that is not based on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or costs in China based on the following rules:”“(i) If the producers under investigation can clearly show that market economy conditions prevail in the industry producing the like product with regard to the manufacture, production and sale of that product,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shall use Chinese prices or costs for the industry under investigation in determining price comparability; (ii) The importing WTO Member may use a methodology that is not based on 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 or costs in China if the producers under investigation cannot clearly show that market economy conditions prevail in the industry producing the like product with regard to manufacture, production and sale of that product.”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第 150 段也是同样的文字表述。

在对上述条文中的“comparable price”,“price comparability”和“a strict comparison with domestic prices”进行解释时,能否意味着不涉及出口价格的确定,只涉及正常价值的确定呢?可以分析涉及“comparable price”的 WTO 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例来得出答案。目前,有两个的案例涉及此问题,印度诉欧盟床单案(EC – Bed Linen)和韩国诉美国不锈钢板案(US – Stainless Steel)。

欧盟床单案对反倾销协议第 2.4.2 条中的“comparable”进行了解释。第 2.4.2 条规定: “…the existence of margins of dumping during the investigation phase shall normally be established on the basis of a comparison of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with a weighted average of prices of 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or by a comparison of normal value and export prices on a transaction-to-transaction basis.”WTO 专家组对此条中的“comparable”解释为:“The ordinary meaning of the word ‘comparable’ is ‘able to be compared’.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within the meaning of Article 2.4.2 are, therefore, export transactions that are able to be compared. …”(Appellate Body Report on EC – Bed Linen, paras. 56-58)

美国不锈钢案中,WTO 专家组对 2.4.2 条中涉及“comparable”的条文解释为“Article 2.4.2 provides that the existence of dumping shall normally be established ‘on the basis of a comparison of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with a weighted average of 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The inclusion of the word ‘comparable’ is in our view highly significant, as in its ordinary meaning it indicates that a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is not to be compared to a weighted average export price that includes non-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 It flows from this conclusion that a Member is not required to compare a single weighted average normal value to a single weighted average export price in cases where certain export transactions are not comparable to transactions that represent the basis for the calculation of the normal value.”(Panel Report on US – Stainless Steel, paras. 6.111-6.114)

上述专家组在解释第 2.4.2 条中的“comparable”时,论述的是“comparable”后面的内容能否与“comparable”前面的内容进行比较,以及如何比较的问题。第 2.4.2 条文字为“all comparable  export  transactions”,因此,专家组论述的是“comparable”后面的“export transactions” 能否与“ comparable” 前面的正常价值进行比较的问题, 也即如何确定“comparable”后面的“export transactions”问题,不是如何确定“comparable”前面的正常价值的问题。

因此,从上述专家组的论述中可以得出结论,在WTO 法律框架下,对涉及非市场经济条款进行解释涉及“comparable” 时,均是如何确定“comparable”后面的正常价值的问题, 不涉及如何认定“comparable”前面的出口价格问题。

 


上一篇:无下一篇:无
相关新闻: / 相关新闻: More
2021 - 03 - 31
一、中印贸易竞争性较强印度对中国采取反倾销措施主要是由于中印贸易竞争性较强。中国和印度都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主要出口市场,具有一定的同质性。在国际市场上,中国和印度之间存在着较大的竞争。新世纪以来,印度的经济尽管发展较为迅速,但依旧存在着产业结构发展不均衡、中小企业竞争力较弱的问题,这些不利于印度在国际市场中站稳脚跟。相比印度,中国的产品具有物美价廉的特点,在国际市场竞争中优势明显,发展迅速。二、受非市场经济国家待遇影响较大中国遭受印度反倾销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受到非市场经济国家待遇的影响。中国加入WTO时,认定书的第十五条对中国经济进行规定,即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在对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时,调查当局可以使用替代国价格,往往造成高额反倾销税。虽然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已经获得部分国家承认市场经济地位,但大多数国家,包括印度,仍然不承认。因此印度能够随时使用“反倾销”武器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降低...
2021 - 03 - 24
人生中常常遇到的一种痛是,我本可以,却没能坚持。雄心勃勃地定下的目标,只要一星半点的理由就可能化为泡影。实际上,坚持也是一种修为,是可以通过对自己的认识反思去挖掘培养的。坚持,与意愿有关 很多时候,不能坚持并不是因为不能吃苦,只是我们做某件事情的意愿不强。我的体力和耐力都不好,长跑常常是忍着头痛恶心硬撑到最后。每次跑步前我都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加上瘦身目标常常不能三两天见效,所以每一次都是心血来潮地开始,虎头蛇尾地结束。可最近这一年,我却很积极地把晨跑坚持下来。并不是突然间变坚强,而是因为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理由:能够一个人呆一会儿。自从荣升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后,我经常忙乱到连上厕所都觉得是一种奢侈。一大早,把没起床的孩子交给家人,换上运动鞋,在空旷的街道上吹吹凉风,吸吸那尚未被污染的空气,戴上耳机,听几首喜欢的歌……尽管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但这一切都让我足够迷恋。虽然我仍然会在跑出四五...
2021 - 03 - 08
热烈祝贺华美与资深律师贾庆坤携手合作,2021年共同开启中国企业应对国外反倾销的新篇章!  贾律师曾在某仲裁委员会工作,2001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至今已执业20年。贾律师拥有丰富的国内诉讼及国际涉外案件办案经验,赢得广大客户的认可与好评。主要法律服务领域:反倾销反补贴、国际贸易、国际工程、国际投融资等。  贾律师的涉外法律服务经验拓展了华美双反应诉服务的半径,华美二十多年的反倾销应对实践经验也为贾律师提供了更优质的团队支持。携手合作形成的优势互补,必将使客户更加受益,使客户享受到更广泛更优质的服务!
2020 - 12 - 29
2019年10月18日,美国商务部发布通告,对中国床垫反倾销税做出最终裁定,仅梦百合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57.03%的反倾销税率。其他36家征收单独税率的企业获得162.76%的反倾销税率,这是初裁74.65%税率的2.18倍!而除名单之外的其他企业,则统一征收1731.75%的反倾销税率,彻底堵死出口的大门。 床垫出口企业面临艰难选择。多数中小型企业,没有实力将工厂搬到海外,开始寻求原本小市场的订单。头部企业则选择在第三国投资建厂,生产床垫再出口到美国。喜临门、顾家家居、敏华控股等诸多龙头企业已经早早布局东南亚,梦百合则布局塞尔维亚,中国家居企业开启全球化征程。 第三国建厂出口有效吗?初期效果明显,但很快遇到同样的麻烦。 中国家居企业的布局,带来东南亚国家对美国出口的大幅增长。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塞尔维亚、泰国、土耳其及越...
Copyright © 2001 - 2018 石家庄市华美商贸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冀ICP备18011442号-1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